杂文选刊网站

杂文选刊2018年第9期  文章正文

无言的母亲

字体:


  我读小学的时候,我们大队小学设在我们几家合住的大宅子里。我读书的地方就在我家堂屋。那时,我们家三代八口,挤在三间小屋里,为了老师有个住的地方,母亲硬是腾出一间房给老师住。

  我在自家堂屋上学,老师住在我家,可母亲从没说过有不懂的地方就去找老师。那时,母亲是常让我去找老师的,但那不是去找老师辅导,是让我去找她吃饭,或问她做饭时是否有菜,没有就让我送些过去。后来,我就慢慢地理解了母亲,我一进学校就闹“文革”,老师沦为“臭老九”,而我的老师又出身地主家庭,不时被红卫兵拉出去批斗,母亲说老师这时最需要的是心灵的安慰,生活上的关照。

  小学五年里,学校每天只上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杂文选刊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