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文选刊网站

杂文选刊2018年第8期  文章正文

父亲的木头花

字体:


  我们湘西,木器无处不在。父亲是个木匠,手艺精湛,每到农闲时,四乡八邻的村民就上门来请父亲:“唐师傅,我女儿要出嫁了,来帮着做几件嫁妆吧!”“给我们新房,做套家具吧!”……父亲总是先道喜,再乐呵呵地應允着,然后再挑着行头(刨子,锯子……)出发。我们并不关心父亲何时出工,却眼巴巴地盼着父亲早点回家,他的口袋就像百宝箱,总有糖果、瓜子、铅笔……

  儿时,我总是父亲甩不掉的尾巴。父亲干活时,总是躬着身子,双手紧握刨子,在弹好墨线的木料上“嗤——嗤——”地往前推着刨子,那淡黄色的木头花,从刨舌里一朵一朵地往外蹦,有的状似花苞,有的状似棉花,有的胜似芙蓉花……

 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杂文选刊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