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文选刊网站

杂文选刊2017年第12期  文章正文

父亲的巴掌

字体:


  父亲一辈子只打过我一次,狠狠地打过我一次,但这一次让我记一辈子。

  那天,我和同一个生产队的老刘家三小子为一句口角拉起了“黄瓜架”,他姐姐外号小喇叭,气急败坏地跑到我们家,大声喊道:“老程头,你还不去看看,你家儿子把我弟弟掐得都快没气了,这是地富反坏在报复贫下中农!”父亲正要出屋,恰好我没事人似的走进来,父亲扯着我的衣领子薅过去,掀起我的衣服后襟就是一顿巴掌。我虽然看不到,但感觉到每个巴掌都会留下五个手指的印痕,每一巴掌都在发泄一种怒气。

  在今天看来,不过是两个孩子打架而已。父亲年轻时跟着“国军”跑了四十八小时,后来就开了小差,但也还是被定为“历史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杂文选刊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