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文选刊网站

杂文选刊2017年第12期  文章正文

兔子皮坎肩

字体:


  我十五岁以前的生活,贫病交加,饥饿、寒冷、孤独陪伴着我。找对象就是找饭门,没有选择的余地。谁知结婚后,虽然不怎么挨饿了,却又受到婆家成分的困扰。我对象是工人,但他的父亲解放前当过保长,因此被划为历史反革命。我目睹了公爹所受的各种折磨。批斗、挨打、游街、繁重的劳动,老人家不堪其苦,几欲自尽。我不懂得那些革命大道理,只觉得这个老人太可怜了。作为儿媳,我有道义帮助他。

  那时候我才十七岁,这么小就当了母亲。我公爹六十八岁了,承受着四类分子的“待遇”,天天在队里干最重的体力活,收工之后还要加班做义务工——扫大街和淘厕所,然后每天还必须割一百斤青草交到生产队积肥。
阅读全文

主办: 杂文选刊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