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文选刊网站

杂文选刊2017年第8期  文章正文

偷粮的粮子

字体:


  粮子,不是人名。当年,我们那里人,把当兵吃粮的人叫做粮子。我们村就有这么一个粮子。

  民国时期,我们村的这个粮子在新疆的陶峙岳部队当兵。也许,是由于长时期在新疆生活的缘故,粮子有一下巴茂密的大胡子,嘴巴仿佛是从胡子里掏出来的。他脾气暴躁,动不动就用粗话骂人。

  我年轻时,粮子已经老了。其实,老头子的心地还是善良的。他是贫农,“文革”时的红五类,有条件整人,可他不做过头的事,也不为难那些地主富农的孩子。我和粮子一块儿犁地、播种、收割。干活时,粮子对我很体谅,重活儿、累活儿,他都让我靠边站或打下手。

  “文革”结束前,村子里开地主富农分子 ……阅读全文

·注册用户登录后才可发表内容,非注册用户请先注册

主办: 杂文选刊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