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文选刊网站

杂文选刊2017年第3期  文章正文

那年除夕

字体:


  1969年3月,珍宝岛战斗后,全国的战备弦一下子绷紧了。我们农场的中青年分别被编进武装民兵、基干民兵和普通民兵。我却因“家庭出身”与“个人表现”被排斥在各“兵种”之外。“家庭出身”是先天的,我父母属于“黑五类”;可“个人表现”就怨我自己了,因我时常背诵海涅、拜伦、雪莱的诗歌,且还照猫画虎写过不少。

  在“全民皆兵”的形势下,生产大队也产生了两个队长:政治队长和生产队长。我们的政治队长姓庞。每当集合时,大家都按各“兵种”站成一路路纵队,而我却被指定站到“地富反坏、牛鬼蛇神”那路纵队里,此刻社员和同学们投来的目光,真让我感觉如芒在背。人最害怕的不是生活的艰苦和体力的付出 ……阅读全文

·注册用户登录后才可发表内容,非注册用户请先注册

主办: 杂文选刊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